《天生变态狂》

如果对全书不感兴趣,只看序言也算是一个不错的故事。
序⾔
2005年10⽉的某天,当初秋最后⼀丝闷热从南加州渐渐褪去,我
正在对将要交付《俄亥俄刑法杂志》发表的论⽂做最后⼏处修改。⻓
期以来,我对⼼理变态杀⼈犯脑部扫描图像的研究时断时续,前后跨
越了⼗个年头,最终凝结成《年轻⼼理变态的神经解剖学基础》⼀
书。书中记录着⼀些你能想象到的最坏的⼈——他们经年累⽉犯下滔
滔罪⾏。如果我可以撇开那些保密条例,向你陈述这些罪⾏,这些故
事⼀定会让你⽑⻣悚然。
但是劣迹斑斑的过去并不是使得杀⼈犯有别于常⼈的唯⼀理由。
作为⼀个年过⽽⽴的神经学家,数年来,我看过了⽆数的脑部扫描
图。杀⼈犯们的图像却与众不同。他们的脑部扫描图都呈现出⼀种罕
有⽽令⼈担忧的共同特征,即额叶和颞叶(通常来说,这两部分是与⾃
控⼒和同理⼼密切相关)脑功能低下。这些部位的活跃程度低下暗⽰
着患者缺乏道德推理和抑制⾃⾝冲动的正常能⼒,也就解释了为什么
这些罪犯都拥有不⼈道的暴⼒犯罪记录。我在论⽂⾥说明了这些特
征,交稿后便投⾝到其他项⽬中去了。
进⾏杀⼈犯脑部扫描图研究的同时,我的实验室还在进⾏⼀项基
因⽅⾯的独⽴研究,想要找出与阿尔茨海默病有关的特定基因。作为
研究的⼀部分,我和同事们为⼀些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做了基因测试和
脑部扫描。同时我们也为我的家⼈做了相同的测试,作为实验中的正
常对照组使⽤。
10⽉的那⼀天,我正坐下来分析家⼈的脑部扫描图,那叠图⽚⾥
的最后⼀张引起了我的注意,它看起来⾮常奇怪。事实上,这张扫描

图看起来正像是我在论⽂⾥写到的那些不正常的图像,也就是说这张
图像的主⼈是个⼼理变态——或者说,⾄少与⼼理变态者同样有着⼀
些让⼈不愉快的特质。我对家⼈并没有这⽅⾯的怀疑,所以⾃然⽽然
地认为是家⼈的扫描图像中混进了些别的图像。通常来说,在同时进
⾏⼏项研究的情况下,即使我竭⼒让所有⼯作井然有序,但东西放错
地⽅这类事情也是在所难免的。⿇烦的是,为了将所有的扫描图做匿
名处理,我们给所有图⽚随机编码并且隐去了图⽚主⼈的姓名。所以
为了确保我没有弄错,我让实验室技术⼈员撕开了编码。
看到了图像主⼈的名字之后,我觉得这当中出了错,便⽓急败坏
地命令技术员们去核对扫描仪,检查其他技术⼈员们做的图像和数据
库资料。但⼀切都毫⽆差错。
那确实是我的脑部扫描图。
来想象⼀下这样的场景:
这是⼀个周六的早晨,天⽓晴朗温和,你决定要去家附近的公园
散个步。信步游园之后,你在树荫下的⻓凳上坐下来歇息,边上还坐
着⼀个⻓得不错的年轻⼩伙⼦。你们互相问好,他也随声附和说:“天
⽓真不错,活着真是好呀”。接着你们⼜交谈了⼗五分钟,对彼此产⽣
了⼤致的印象。在这短短的⼗五分钟⾥,你们可以了解有关对⽅的很
多事情。也许你会知道他谋⽣的职业,他是否结婚了,有没有⼩孩,
⼜有些什么业余爱好。也许他看上去聪明,迷⼈,坦率,有趣,还会
讲很多有趣的段⼦,总的来说,和他的谈话令⼈愉快。
基于你谈话的对象,接下去的⼗五分钟可以出⼈意料地告诉你更
多。⽐如,如果他是个早期的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他可能会开始重复
刚刚说过的那个段⼦,重复同样的⾯部表情,配合同样的肢体动作,
讲同⼀句俏⽪话。如果他是精神分裂症患者,他可能会开始调整坐

姿,说话的时候靠你太近,直到你觉得不舒服,起⾝离开,并时不时
回头看看这个⼈有没有跟上来。
如果⻓凳上,坐在你边上的那个⼈是我,你应该会觉得我⼤体上
能算是个有趣的家伙。如果你问我是做哪⼀⾏的,我会告诉你我是研
究⼤脑的。如果你想知道更多,我会告诉你,我是加利福尼亚⼤学尔
湾分校医学院的⼀名教授。我会向你描述我的职业⽣涯,怎样教医学
院学⽣、住院医⽣和研究⽣们了解⼈类的⼤脑。如果你听得津津有
味,我还会跟你讲讲我那些关于成体⼲细胞、帕⾦森动物病例和慢性
中⻛的研究。此外,以这些实验室研究成果为基础,我还成⽴了三个
⽣物技术公司。其中⼀家公司在过去⼆⼗五年⾥⼀直保持着盈利的好
成绩,另⼀家从同类企业中脱颖⽽出,不久之前被授予了国家奖。
如果你还有兴趣听下去,也许我会提到⾃⼰是很多学会和专家⼩
组的成员,关注艺术、建筑、⾳乐、教育和医学研究等领域。除此之
外,我还是美国国防部的顾问,致⼒于研究战争对⼤脑所产⽣的影
响。如果你不休地追问下去,我会提到我出演过的电视剧和电影,还
有我以前做过的各种各样的⼯作,从酒吧吧台服务⽣、⼯⼈到⽼师和
⽊匠。直到现在我还留存了⼀张过期的卡⻋司机公会卡,我以前还当
过卡⻋司机。
某⼀刻起,你可能会开始想,我是在胡说⼋道,是在吹⽜。特别
是当我宣称,我⼗四岁那年被评选为纽约奥尔巴尼教区年度最佳天主
教男孩,还曾经是五星级体育⾼中和⼤学的运动员。不过,即使你可
能觉得我话太多,认为我是个满⼝胡⾔的家伙,你仍然会发现,和你
说话的时候,我⼀直注视着你,仔细听你讲的每⼀句话。实际上,你
可能会有些惊讶,我对你的⽣活是如此的好奇,对你的观念和你对世
界的看法也很在意。
如果你答应下次可以再⻅⾯,最后我们可能会成为朋友。⼀段时
间之后,你会发现我⾝上⼀些让你不快的事——你可能时不时会发现

我在说谎,或者我经常会在赴你的邀约的时候迟到,让你不开⼼。但
是,撇开我的轻度⾃恋和间歇爆发的⾃私⾏为,我们在⼀起的时光还
是很快乐的。毕竟,总的来说,我还是⼀个靠得住的好⼈。
⼀切都很完美,除了⼀件事,我是个边缘型⼼理变态。
我愿意写下这个故事,写下这个可能算不上绝对完整但却绝对真
实的故事,来与我的家⼈、朋友和同事们分享我整个家族的⽣物学和
⼼理学背景。当然了,整个叙述都建⽴在⼤量来⾃脑成像、遗传学和
精神病学的科研数据上。除此之外,还来⾃残忍的⾃我剖析,来⾃那
些时不时令我不安的坦⽩以及对我⾃⼰和我的家庭的讨论分析。(但
愿我的家⼈不会在读完此书后跟我断绝关系。)我完成这本书的⽬的
不只是要讲故事或是拥护什么全新的科学发现。我的愿望是能通过我
的叙述,理清对⼀个议题的讨论,⼀个在我们⽂化中,虽然备受⼤众
关注,但却缺乏理解和共识的议题:⼼理变态。
除了书中提到的基础科学理论和我⾃⼰的故事之外,我希望我所
完成的研究,和我提出的理论可以派上⽤场。我希望这个关于⼤脑、
基因和早期成⻓环境将会如何影响我们,将我们在何种程度上塑造成
为⼼理变态的理论,不仅可以帮助我的读者们,还可以在家庭教育和
刑法制定这些更⼤的⽅⾯中做些贡献。也许听上去有些夸夸其谈,但
是在接下来的书⻚⾥谈到的这些理论甚⾄可以帮助我们完成世界和平
的理想。我提出了⼀个这样的假说,在那些⻓期饱受暴⼒困扰的地
区,例如加沙地带和洛杉矶东部地区之类的地⽅,⼥性为了受到保护
就会与暴⼒分⼦结合,使得有⼼理变态潜质的基因在⼈⼝中的密度增
加,好战基因得以传播开来。这⼜加重了地区的暴⼒问题,周⽽复始
成为恶性循环。经年累⽉之后,就构成了⼀个充斥好战分⼦的社会。
这个假说仅仅是⼀个推测,却值得我们更深⼊地思考和研究下去。
我是⼀个坚定的科学家,⼀个专注于⼤脑神经解剖学的神经学
家。我的这⼀⾝份也塑造了我看待⾃⼰整个成年⽣活所有⾏为、动机

和道德的⽅式。在我看来,⼈类是⼀种机器,⼀种我们⾃⼰都⽆法彻
底理解的机器。数⼗年来我也⼀直坚信,⼈类对⾃⼰是谁和⾃⼰的⾏
为⼏乎⽆法掌控。我们的先天因素(基因)决定了我们个性的80%,
⽽后天因素(成⻓环境)只掌控其余的20%。
⼀直以来,我就是这样看待⼤脑和⾏为的。但这个观念却在2005
年经受到了与其说是激烈的,不如说是让我难堪的动摇。使我过去的
观念不得不向现实的⽣活不断妥协。我渐渐明⽩——⽐以往要更加透
彻地明⽩——⼈类⽣来就是如此复杂的⽣物。我们不能⽚⾯看待我们
的⾏为、动机、欲望乃⾄需求,任何将之简化为绝对的做法都⽆益于
我们对于真相的发掘。我们并⾮简简单单的好⼈或者坏⼈,对的⼈或
者错的⼈,善良的⼈或者⼼怀恶意的⼈,温良的⼈或者危险的⼈。我
们不只是基因的产物,并且科学也只能解释⼈类天性的⼀部分。
这就是为什么我写下了⼿中的这本书的原因。
(已压缩)天生变态狂:TED心理学家的脑犯罪之旅(詹姆斯·法隆).pdf (3.4 MB)

2 Likes

论坛直接看PDF就好

1 Like

读书成诗搞七捻三

居然可以直接看了,新功能?

感觉还是有点小,如果能在新标签页打开就更好了

为什么会有一些看起来是用着繁体 / 日语字体的简体字